取消

山东油篓村深山农民通过卖煎饼在上海买房 购置多辆豪车

财富故事
    下面是这样一则经典财富故事,讲述的是山东的一个村通过卖煎饼收入比”全国平均最高收入“的上海还要高,全村人在上海都有买房,而且购置各种豪车。这些深山村民是怎么做到身价如此之高的呢?
 
山东油篓村深山农民通过卖煎饼在上海买房 购置多辆豪车
 
    山东临沂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现有36栋两层别墅、四栋住宅楼,而每每逢年过节,村内的宝马、奔驰、玛莎拉蒂等豪华车压根没地方停。年薪20多万元的家中算一般的经济状况。大山深处农户“收入超过上海”,都由于一张煎饼果子……
 
    沂蒙小山村家家户户年入几十万住独栋别墅开豪华车子
 
    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这一看起来宁静冷清的大山深处乡村,却和魔都上海有丝丝缕缕的关联。居民李兴称道:“村内许多在上海买房的,有十几户。”
 
    2016年上海的平均房价为3255五元每平方米,一栋90平方米的房屋原价约为三百万元;人均年收入约为47711元,在全国性全部省份中名列第一。殊不知,贴紧“有钱就是任性”标志的上海,人均年收入却只有平邑县油篓村的三分之一。
 
    油篓村三面望山、一面近湖,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油篓村才拥有第一条通向外部的沥青路,地面总宽乃至装不下两辆小车,会车都难,超车更加不用说了。这一既沒有加工厂、矿产资源,又不具有一切自然地理优点的大山深处乡村,是怎样在短短的二十年的時间里,保证“收入超过上海”的呢?回答便是:沂蒙煎饼果子。
 
    沂蒙煎饼果子闯荡上海滩 煎饼果子摊年入高达二十万
 
    凌晨一点,躁动不安了一整天的上海,刚开始平静下来;此外,来源于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的李兴文一家六口,按时醒来、为煎饼果子开张做着常规的提前准备。它是李兴文到上海摊煎饼的第二十二个年头了,每日凌晨3点,李兴文和老伴儿都是按时出現在地铁9号线出入口,烧旺火炉、支好货摊,等候第一位消费者的来临。凌晨4点,第一批消费者出現了,李兴文将她们称之为“凌晨工薪族”。伴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第二批消费者“工薪族”按时出現。李兴文的货摊挨近地铁站出入口和公交车站牌,看好的更是“工薪族”这一顾客人群。
 
    周围5公里以内,和李兴文相关的煎饼果子摊就会有四个:往北20米,是李兴文姑爷的煎饼果子摊;往西八百米,是李兴文妹夫的货摊;3公里以外的红松路上,李兴文的孩子运营的也是煎饼果子摊……事实上,全部上海城区90%的煎饼果子摊,都来源于平邑县郑城镇油篓村。一张薄薄煎饼果子,确实能赚到一年二十万吗?!
 
    一个一般煎饼果子的市场价为4元钱,每加一个鸡蛋或一份蔬菜水果,提升一块钱。做一个简易的算术题:依照每一个煎饼果子卖5块钱、成本费1块钱测算,李兴文一家三个货摊每日最少售出600个煎饼果子,每个月纯利润为7.2万元,一年纯利润为86.4万元。去除三个煎饼果子摊、每个月一万元的房租,每一年净利润约为75万余元,每一个货摊均值年薪25万余元。那样的工资水平,估且不说千里的平邑县,即便放到“全国性收入水平最高”的上海,也不遑多让。
 
    沂蒙煎饼果子改变了一个村命运:期待下一代有新的发展趋势
 
    一九九八年,油篓村的李荣士第一次将沂蒙煎饼果子送到了上海,没成想竟改变了村里人的命运:李兴文一家六口统统搬来到上海,孩子李德福在上海婚前买房、安家立业;99年从煎饼果子摊发家的李明,现如今早已是有着好几家餐饮业、投资管理公司的超级富豪。
 
    但是,根据煎饼果子挖到人生道路“第一桶金”的李明,却不激励如今的年青人,再去重走煎饼的致富之路。做为富豪投资管理公司老总,李明感觉,相比发财致富赚大钱而言,意识与观念的开化,才算是到上海卖煎饼果子打拼最大的财富。“祖辈从业这一岗位,非常值得承继和弘扬;但我还是期待下一代有新的发展,根据这一基本前提再开辟一片好的事业……”
 
    马光远微博在”万科养猪“这件事情也表示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不仅是对人,也是对企业的要求。中国经济棋局到了今天,更应该反思过去几十年企业盲目多元化带来的弊端。一些大企业“大而轰然倒掉”,关键原因是这个企业自我感觉太牛逼,什么都能干,什么行业都敢进入,什么企业都能并购,什么地方都敢去布局。同样这则经典财富故事告诉我们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专业且专一做一件事情,就算卖煎饼,也能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

关键词: 经典财富故事 财富故事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6/18

11:57:22

未知财富故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