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撸瓶盖线上扫红包的羊毛党 让商家防不胜防

爱薅羊毛
几乎所有喝过饮料的朋友都中过“再来一瓶”的奖,极个别手黑或者不经常喝饮料的人除外。而在警方的诈骗案例说明中,“公交车可口可乐瓶盖现金大奖”的诈骗套路也早已经扫到了档案的最底层,现在的骗子对这种低级诈骗表示嗤之以鼻。但羊毛党表示撸瓶盖我是专业的,积少成多。

线下撸瓶盖线上扫红包的羊毛党 让商家防不胜防
 
    早在2015年的时候,很多饮料生产企业不再用“再来一瓶”当做促销手段了。因为这个时候大众对于此促销手段已经不再过敏,且羊毛党围绕“再来一瓶”早已建立了一整套的产业链,直接将瓶盖当做牟利的工具,从废品站回收平台到开模瓶盖甚至简单粗暴的仿造瓶盖,直接将谢谢惠顾改为再来一瓶。羊毛党的聚集逐渐让饮料商家不堪重负,为了避免更大损失,厂商们也不断对瓶盖的促销手段做出了升级。
 
    东鹏特饮就是典型的例子,也是羊毛党撸瓶盖受害最为显著的商家之一。在2015年内的时候,东鹏特饮因为“再来一瓶”就损失了几千万。随着微信生态圈的扩展,微信扫红包的促销方式逐渐成为了营销圈的主流营销方式,于是东鹏特饮看准机会,在2015年8月就上线了扫码领红包的促销活动。
 
    羊毛党表示论技术我是专业的,你能升级我也能升级。东鹏特饮技术团在一次活动促销中估算到,有将近5%的红包是被羊毛党媷走了,但实际情况是整个促销红包金额的10%左右都被羊毛党撸走了。
 
    羊毛党已经围绕瓶盖二维码迅速形成了收集、分发、兑奖、变现的一整套产业链。与过去的线下撸羊毛方式相比,这次更专业。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废品站是这条产业链的最上游,因为要知道不是每个人大概瓶盖都会扫一扫拿红包的,这个概率据专业统计可能仅有60%不到的参与率,有将近30%-40%的瓶盖实际上是被消费者直接丢弃的。这些丢弃的瓶盖会被专业的扫码枪将二维码转化为URL链接,直接通过线上各种平台打包分发出去。
 
    另外一种获取二维码的方式就是IP码包的泄露。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东鹏特饮在2015年年底的时候泄露过一次,当时就造成了有几万个号码在不停的重复刷红包操作。羊毛党的瓶盖码收入非常客观,据某安全厂商透露,有些羊毛党对瓶盖码一天的最高收入可达60万元。
 
    那么厂商们对于羊毛党们就束手无策了吗?从法律角度上讲,羊毛党仅仅是通过促销手段正常获得收益,只要在不侵犯商家规则的情况下是不触犯法律的,商家也无从起诉。而且羊毛党都是一群打游击战的网友,根本无法追踪到实际领头人,投诉的成本也是非常之高。因此,在黑产功防这条路上,只有各大厂商将各自的数据共享打通,建立黑白名单才能有效遏制撸羊毛现象,行业升级还需要共同努力。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19

11/14

16:08:23

未知爱薅羊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