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普华永道张立钧出席广州国际金融论坛 表示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数字货币
      原标题:【金融视点】普华永道张立钧:数字货币势不可挡 内容来源:普华永道中国
 
      随着金融与科技加速融合,近年来数字货币方兴未艾。不仅市场对这个领域的讨论一直没有停过,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在内的全球多国中央银行也在研究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普华永道中国管理咨询主管合伙人张立钧上周末应邀出席在广州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IFF)第16届全球年会,并在主题为“全球货币未来:未来数字货币形式与金融监管”的政策对话会上发言。同场参与讨论的还有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日本野村研究所执行经济学家木内登英、维也纳区块链中心首席科学官亚历山大艾尔斯、武汉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宋敏。
 
普华永道张立钧出席广州国际金融论坛 表示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数字货币简称为DIGICCY,是英文“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的缩写。数字货币是以密码学、金融学理论为基础,以互联网为交易和储存媒介,由数字字符串组成具有货币职能的密码代币。数字货币目前存在多种形式,如各国央行正在研究的法定数字货币(CBDC)、锚定一揽子法定货币的超主权货币/稳定币(如Facebook拟发行的Libra)、与一种法定货币或其他加密代币挂钩或基于算法的其他稳定币、以及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等。不同的数字货币都对现有的支付结算体系、货币管理、各类金融业务,以及金融服务的底层运作逻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张立钧的发言针对数字货币对现行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和风险,以及如何监管和控制这些问题。他认为,随着经济与社会行为的电子化,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但数字货币对金融体系也提出了新的问题。例如,我们需要什么样子的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由谁来发行?数字货币如何运营?
 
普华永道张立钧出席广州国际金融论坛 表示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这些问题目前未有定论,需要从政策与法律(P)、经济(E)、社会(S)和技术(T)四个维度加以审视。可以说,数字货币对现行金融体系带来了挑战,但这也是未来的机遇。
 
      数字货币会引发主权和央行执行货币政策问题。如Libra成为超主权的货币,从而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冲击主权货币的地位、占据货币霸权地位,同时冲击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如SWIFT),而Libra挂钩的篮子货币中没有人民币,这将进一步增强美元的国际影响力,抑制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另外,央行主要依赖货币发行来执行货币政策,如果完全让私人发行数字货币,货币供应的总量如何控制将成为挑战,届时货币政策也将难以推行,因此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发行不太现实。
 
      同时法定数字货币将对各类金融业务、金融服务的底层运作逻辑产生深刻而巨大的影响,因此,商业银行要积极研究数字货币对商业银行在支付结算、客户服务、普惠金融、产品创新等方面的影响。最后,数字货币会给监管在反洗钱、反腐败以及反恐等方面带来新的挑战。
 
      数字货币发行存在两个模式:单层运营体系和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指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允许社会公众像在商业银行一样在央行开户,类似央行开发了超级支付宝;双层运营体系是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商业银行或者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种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
 
      无论是哪种运营体系,数字货币使得货币创造、计账、流动等数据实时采集成为可能,并在数据脱敏后,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深入分析,为货币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并且成为经济调控的更有的效手段。
 
      另外,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货币,其意义还是要回归货币的三大功能,即:交易的媒介、计量单位和价值储存。实现这些功能在于货币本身的价值稳定,币值不稳是很难发挥货币的三大作用的。比特币等现在市场上的一些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价值波动较大,因此无法扮演上述三个角色。
 
      而一些企业发行的稳定币,如Libra或USDT等,因为它们价值稳定、与单一法定货币挂钩,能发挥交易媒介的作用。但其计量单位和价值储存的功能是不足的。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这些稳定币只发挥了货币三大作用中的一个,并不具备货币所有的属性。因此,能否把它们当成货币,亦或是一个与微信支付、支付宝类似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值得进一步探讨。
 
      未来货币的功能是否可分开?例如,货币的支付功能可由市场化运作,影响宏观经济与货币政策的功能则维持集中化、中心化的模式,由央行来控制。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在社会层面,首先要强调的是数字货币应用的便利性和普惠性。目前全球还有二十几亿人口享受不到最基本的银行服务,另外一些国家的货币非常不稳定,对那些群体和国家和来说,稳定、便利的数字货币有助于提高金融的包容性。另外,数字货币与目前的现金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可追踪性,有利于精准扶贫。一旦使用数字货币,可以检测财政补贴是否落入农民的裤腰袋,也可追踪他们是如何使用扶贫资金的。
 
      社会公众对于数字货币的隐私和匿名性还存在一定的担心和忧虑,如何在便利性,可监控性与匿名性之间取得平衡,也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另一方面数字货币改变了传统信用风险管理模式,数字货币是用“自己”消除信用风险,利用个人行为形成的数据进行记录分析,实现自我的信用测量。
 
      数字货币的技术基础,可以采用中心化的架构、去中心化的架构或者混合模式,技术方案最终决策取决于数字货币的定位和运营模式。但是针对海量货币带来的实时处理要求,还存在性能方面的瓶颈,需要进一步优化;在数据安全方面,利用多方计算、零知识证明、同态加密等技术手段确保数据安全。
 
普华永道张立钧出席广州国际金融论坛 表示数字货币是大势所趋
 
 
      数字货币还在继续发展和演化,其到来势必会进一步颠覆全球个人支付方式、重塑贸易清结算体系、改革全球货币发行机制以及提高产业链运营效率。
 
      我国的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普华永道愿意与各个金融机构、各个行业一道,研究和分析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共同迎接数字货币时代的到来。
 
      张立钧
 
      普华永道中国管理咨询业务主管合伙人。

关键词: 数字货币 张立钧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19

11/27

11:36:01

金十数据数字货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