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信托行业转型到了‘最吃劲’的时段 人均创收能力和人均利润负相关

信托业
    原标题:【信托业人均利润持续下滑 多重因素致创收能力与利润负相关】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 实习记者 林汉垚)讯,根据行业数据,2019年信托业人均利润仍在下滑,幅度与2018年相近。
 
    据统计,2019年行业人均创收能力为919.21万元/人,与2018年的885.51万元/人比较,同比增加3.81%。但依据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9年行业的人均利润仅为244.23万元/人,与2018年的275.02万元/人相比下滑11.19%,与去年的11.59%的下滑速度差别不大。
 
    通常情况下,人均创收提高时,人均利润会随之增长,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云南信托研报和信托业协会所公布的数据,信托业务人员人均创收能力与行业的人均利润呈现的是负相关。
 
信托行业转型到了‘最吃劲’的时段 人均创收能力和人均利润负相关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认为,除了统计口径影响外,管理费用、拨备计提增长幅度高于信托业务、固有业务收入增长速度,以及集合类信托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行都是造成人均创收能力与行业的人均利润呈现的是负相关的因素。另外,信托业仍然在继续深化转型期,各类战略业务的布局和培育、营销系统搭建、金融科技的发展等等都会抬升运营、管理成本。
 
    多重因素叠加 致人均创收能力、人均利润负相关
 
    对此,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王和俊向财联社记者分析到,人均利润同比减少,但是人均创收同比增长,这意味着运营成本上升了。信托行业仍然在继续深化转型期,各类战略业务的布局和培育、营销系统搭建、金融科技的发展等等都会抬升运营、管理成本。而且,2019年信托从业人员总数高于2018年。
 
    同时王和俊指出,信托业净利润虽然连续两年负增长,但是2019年的-1.61%相比2018年的-13.80%,下滑速度已有减缓,说明稳住了加剧下降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营业收入、信托业务收入、固有业务收入,都同比增长,这某种程度上反而说明信托业转型进一步加速了。
 
    “如果再对照其他数据,这种情况更为明显。比如2019年的ROE扭转了连续5年下降的趋势,虽然全行业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下降了(4.83%),但是集合信托比重、平均年化综合信托报酬率等指标,都整体提高了,说明全行业的主动管理能力提高了。”王和俊认为这些是信托公司加速转型、回归本源的表现。
 
    “未来一段时间,这种趋势仍会延续,毕竟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经过这些年的探索,行业转型到了‘最吃劲’的时段。信托公司在转型过程中要保持战略耐心,做好两个平衡:长期发展和短期盈利的平衡、新业务拓展与传统业务发展的平衡。”王和俊认为。
 
    而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谢运博则认为,信托行业人均创收能力,以信托业务收入除以信托业务人员数量来衡量,而协会的人均利润是以行业总利润除以行业全部从业人员数量来衡量。行业的全部从业人员既包括信托业务人员,也包括中后台人员。因此,人均创收和人均利润这2项数据在统计口径上本身有不一致的地方,直接对比可能会出现一些偏差。
 
    另有不愿具名信托公司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从行业2019年业绩数据来看,信托业务收入较上年略有增长,但管理费用和拨备计提增长幅度高于信托业务收入和固有业务收入增长速度,导致2019年信托业人均利润和人均创收呈现负相关,人均利润反而呈现下降趋势。
 
    该公司分析,近年来,货币市场持续宽松,再加上监管对非标的限制,集合类信托产品收益率持续下行。此外,严监管成为信托行业的主旋律,监管部门多次组织风险排查,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各信托公司增加拨备计提,夯实资产质量。这些影响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造成信托业务收入增长缓慢,利润率水平持续下降局面。
 
    风险项目加速暴露 净利增长难有大增
 
    “在会计处理上,信托公司的营业收入减去营业支出后获得营业利润,在此基础上扣除所得税费用后为最终的净利润。信托公司的营业支出具有刚性,随着营业收入的增长,营业支出也将增长。另外,由于不少信托公司增加了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的提取,因此虽然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但是由于营业支出的刚性增长、减值损失提取的增长,最终导致净利润增幅小于营业收入的增幅。”谢运博分析。
 
    谢运博认为,信托公司提取减值损失本身是基于谨慎性,符合会计处理的原则。2019年,信托风险项目加速暴露,虽然短期内可能会对信托公司的风险处置工作形成一定的压力。但长期来看,风险项目的暴露与处置,最终将有助于行业摆脱历史包袱,逐步回归稳健发展。
 
    对于信托公司的应对策略,谢运博认为:“首先,信托公司在拓展新的项目时,应将风险控制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落地新项目;其次,信托公司要增强资本实力,可通过增资、利润留存等方式,提高公司的资本金,进而提高公司抵御风险的实力。”
 
    谢运博也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近年来信托行业整体处于业务转型的关键期。信托公司传统的非标融资类业务面临较大的规模压降压力,不少信托公司均已在新的业务领域进行布局,例如资产证券化、固收标品信托、服务信托等。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需要在新业务布局上投入较多的资源,但部分新业务在发展早期难以为信托公司提供较高的收入。
 
    其预计,在信托行业的转型期,行业整体的营业支出将保持刚性增长的趋势,未来一段时间行业整体的净利润增长难以出现较大幅度的提高。
 
    上述不愿具名信托公司也表示,在资管新规的框架下,信托公司需要加快转型发展力度。首先,要增强自身实力,积极开展主动管理业务,信托公司在发展融资类业务的同时,应逐步从融资类业务向投资类业务转型,积极参与银行间市场、资本市场投资;其次,深挖信托受托服务功能,发展服务信托,进一步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加大服务信托业务拓展力度,大力拓展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供应链金融、养老信托、消费信托等。
 
    另外,该公司认为还要大力发展财富管理业务。随着高净值人群的不断增长,信托公司需继续加强销售渠道的建设,提高信托财富团队专业化水平,挖掘客户需求,进一步促进主动管理业务发展。
 
    关于对未来的预期,该公司认为,新冠疫情会对我国经济和金融产生了一定冲击,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宏观杠杆率提升,流动性风险加大,同时伴随着资金信托新规可能出台,未来信托行业经营业绩可能继续承压。

关键词: 信托公司 信托业 王和俊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6/15

12:14:41

北京商报信托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