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信托牌照有价无市 如今遭遇“卖不出”的尴尬

信托业
    原标题:【2019年已有14例信托公司股权欲变更,哪些公司“没人要”?】来源:大话固收 作者: 洛洛杨
 
    10月24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股权转让信息: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公开挂牌转让自身所持有的四川信托有限公司0.4194%股权,此举被视为“出清”。
 
    早两年,信托牌照还是市场上的香饽饽,金融大鳄纷纷抢滩,原股东持股惜售。但这两年,低调挂牌转让的案例多了起来。
 
    2019年已有14家信托公司股权变更信息,近一半没卖出去
 
    究竟哪些信托公司股东发生了变化?小固以时间为序,做了以下梳理(包含已挂牌带转让的):
 
  10月24日,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自身所持有的四川信托有限公司0.4194%股权,目前无结果。
  9月27日,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简称华润信托)原第二大股东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将所持49%股权转让至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另外51%股份仍由华润集团持有。
  8月27日,北京银保监局批准了中诚信托股权变更,河南农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获得5.0882%股权。
  8月8日,中海外在北京产交所挂牌转让所持金谷信托1.46%股权,转让底价为6154.4316万元。目前无结果。
  7月25日,甘肃省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光大信托占比20.56%的股权转让给甘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7月15日,北京产交所披露了公告某国企转让持有的某信托公司9%股权,参考价格面议。(疑似国元信托)目前尚无转让结果。
  6月14日,金智科技公告将持有的紫金信托6000万元出资(占紫金信托股权比例 2.45%)转让给新工投资集团,转让对价为1.24亿元。
  5月22日,山东银保监局公告,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不符合信托公司出资人资格条件,不批准其持有山东省国际信托5%(含)以上股权,并责令限期整改。
  4月25日,天津银保监局公告,同意津联集团旗下数家公司将所持有的北方信托的股份转让给天津渤海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4月22日,雪松控股受让中江信托71.3005%股权完成工商注册变更登记,中江信托正式由“中植系”变为“雪松系”;2019年6月25日更名为雪松信托。
  2月21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旗下公司共计1.53%的西部信托股权,在上海产交所挂网3个月后,无人问津。
  2月11日,汇源集团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四川信托约3.14%股权,作价4.62亿元,截止目前没有找到买家,仍为第四大股东。
  1月31日,兴业国际信托发布公告,厦门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受让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持有的本公司8.4167%股权。
  1月7日,河南盛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向河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全部持有的中原信托有限公司12.53616%的股权。
  粗略统计了一下,截至目前2019年共有14家信托公司股权变动信息,其中转让成功的仅有8家。
 
    信托牌照含金量变了吗?是否有价无市?
 
    2018年以前,信托牌照是“抢不到”,举个例子:
 
    2016年从四川信托第三大股东宏达股份宣布停牌重组、被猜测拟募资购买信托资产到经过23轮报价之后,该部分股权终于以溢价33.33%、总成交价50亿元被中融新大拿下。结果第四大股东濠吉食品又半路杀出用优先权拿走股权。
 
    而同一个信托公司,仅仅在三年之后,就遭遇了股权 “卖不出”的境地。信托公司发展的窘境,可见一斑。
 
    不少媒体也纷纷提出“信托牌照价值面临重估”,从公开价格的交易来看:
 
  四川信托3.14%股权,作价4.62亿;
  紫金信托2.45%股权,作价1.24亿元;
  金谷信托1.46%股权,底价为6154.4316万元。
  雪松重金收入的中江信托71%股权,外界猜测是百亿左右的价格拿下。
  可见,如果用数字计算的话,规模较小的信托公司目前市值可能仅在50亿左右,而这个价格在两年前可能连挤进排名前三都难办到。
 
    因此,如果仅以市值计算的话,信托牌照的价值确实是在降低的,这跟信托行业近几年资本报酬率降低不无关系,根据信托业协会2019年2季度数据,信托公司年化综合实际收益率报到了5%以下:
 
昔日信托牌照有价无市 如今遭遇“卖不出”的尴尬
 
    5%意味着投资信托公司股权,得到的分红可能还不如银行理财的收益多。难怪那些持股较少的股东纷纷想要出清了。
 
    然而,信托牌照的价格,绝不仅仅体现在为股东带来的分红上面。信托牌照的价值更多地体现在其稀缺性和正规军身份。牌照自2007年以来已经事实上冻结发放,稀缺性只增不减;而业务上灵活性高,募资能力强,又是银保监会认证的“正规军”。P2P、金交所,地方政府说取缔就取缔了;但信托公司的管理就得由中央说了算。信托公司股份也不是有钱就能买,还得银监会审批(如山东信托股份强行“被转让”)。
 
    可以说,长远来看,信托公司会分化组合优胜劣汰,信托牌照的价格在波动,但价值却只增不减。这也是为什么头部的大股东几乎个个不动,2019年14家信托公司股权变动中,真正改变信托公司属性的仅有中江信托和北方信托,其他的都是小股东小打小闹罢了。相信转型期的阵痛终会过去,信托公司终将守得云开见月明~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19

11/08

18:04:16

新浪财经信托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