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瑞银行恳请在同业存单发行得到支持 会持续提升综合营销能力

银行业
       原标题:压力升级 中小银行揽储难题何解 内容来源:中国经济网
 
       在定期存款靠档计息受限、结构性存款被规范之后,中小银行揽储压力明显提升。上海华瑞银行1月7日发布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称,为稳定流动性,恳请央行在同业存单发行上给予大力支持。事实上,监管机构曾在“包商银行事件”之后,对个别中小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进行增信,而此次上海华瑞银行表露的态度也让市场再度关注中小银行资金端压力。分析人士指出,在“高息揽储”渠道逐步被堵之后,中小银行吸储难度进一步加大,发行同业存单调节流动性的压力陡升,未来监管机构可在增强流动性方面给予中小银行支持。
 
华瑞银行恳请在同业存单发行得到支持 会持续提升综合营销能力
 
 
       华瑞银行“恳请支持”
 
       中小银行的揽储困境在一份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确确实实地暴露出来。在1月7日披露的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上海华瑞银行表示,2019年受“包商银行事件”影响,该行发行同业存单难度增大;近期根据利率自律机制要求,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产品进一步清理并压降规模。为稳定流动性,维护该行运营需求,恳请央行考虑民营银行的实际困难,在同业存单发行上给予大力支持。
 
       这一“深情恳求”却在随后一日被悄悄撤下。北京商报记者1月8日在中国货币网上只搜索到上海华瑞银行2015-2019年度的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截至当日18时,中国货币网仍未披露上海华瑞银行新的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上海华瑞银行相关人士表示,后续将会发布新的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
 
       1月7日中国货币网披露的上海华瑞银行2020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该行2020年拟发行同业存单49亿元,较上年度计划发行额度减少21亿元。从实际发行情况来看,上海华瑞银行2019年1-12月10日,已成功发行40期同业存单,实际发行量(面值)80.3亿元,较申请额度超出10亿元。对于此次下调申请额度,上海华瑞银行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受外部市场环境变化影响,该行根据实际情况,适度调整同业存单的发行规模。
 
       恳请监管机构给予支持这样的表述也引起市场的关注。实际上,在上海华瑞银行之前,已有银行在发行同业存单时获得央行信用增进支持。2019年6月,锦州银行发布的2019年141期同业存单发行公告称,该期存单由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提供信用增进。对于两种支持是否有相通之处,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业人士指出,两种支持有所差别,央行对锦州银行同业存单提供信用增进,是在锦州银行风险暴露之后采取的措施;而此次中小银行恳请支持是预防性行为。
 
       邮储银行战略发展部研究员娄飞鹏认为,“包商银行事件”的发生意味着同业刚兑的打破,凸显了中小银行在发行同业存单上的劣势。在大额存单、结构性存款受阻后,中小银行发行同业存单调节流动性的压力更大,但其资信水平并未因此提高,为了保障存单顺利发行,需要央行予以支持。
 
       揽储难题升级
 
       目前,银行吸收资金来源主要包括吸收存款、同业负债和应付债券等。而受区域位置、物理网点和客户结构的影响,中小银行的一般性存款增长乏力,因此纷纷推广靠档计息类产品来吸引资金,不过这也推高了银行资金成本,进而引起监管规范。
 
       有银行业人士透露,监管部门日前通过窗口指导方式对靠档计息的定期存款提出限制。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在走访中也发现,包括部分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等在内的多家银行近期新增定期存款均不再支持靠档计息,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算。在第三方平台上,多数中小银行靠档计息类“智能存款”也已难觅踪迹。
 
       引起监管重视的不只定期存款产品。2019年10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强调“不得发行收益与实际承担风险不相匹配的结构性存款”,这意味着此前发行的“假结构”结构性存款也迎来规范发展。监管部门同时为结构性存款设置了过渡期,为上述通知施行之日起12个月,这意味着在2020年10月前,“假结构性存款”需整改完毕。
 
       吸金渠道受阻,对于中小银行的存款规模或将带来影响。例如,微众银行2018年末各项存款余额达到1545亿元,较年初飙涨了2795%;在负债总额中的占比也由2017年末的7.3%暴涨至74.2%。亿联银行2018年末存款余额为86.56亿元,其中个人定期存款为64.87亿元,占总存款的比例为74.94%。上海华瑞银行2019年11月末的各项存款余额为240.7亿元,占总负债的67.4%。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民营银行等中小银行在吸收储蓄存款方面相对于传统大行具有劣势,主要通过互联网渠道、同业市场获取资金。在靠档计息类产品被规范之后,民营银行的智能存款产品也会受到限制。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同业市场获取资金就显得非常重要。而受到“包商银行事件”的影响,中小行的同业存单发行难度增大。这些现象都预示着中小银行在资金获取上难度在加大,成本上升。
 
       提升综合营销能力
 
       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力量,中小银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监管趋严、吸储渠道受阻、揽储压力上升等情况下,如何拓展吸储渠道、设计创新产品、增强资金流动性成为中小银行亟待解决的难题。
 
       “在多种渠道受限后,中小银行需要坚持支农支小市场定位,通过深耕本地客户,增强县域服务功能,为社区企业居民提供方便快捷的金融服务等方式来吸收存款。”娄飞鹏表示,同时,也要逐步放弃简单“就存款做存款”的方式,通过综合营销,跳出存款做存款,以支付结算等带来的资金沉淀丰富存款。
 
       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看来,中小银行获客不易,在新增困难的情况下,应当加强对存量客户的维护,通过优质的服务在其所属区域内建立口碑。在生态建设方面,银行可以考虑将自身业务与地区生活结合在一起,通过丰富业态来吸引用户。在创新方面,则需要通过衡量收入成本,加强必要的基础设施投入。
 
       分析人士指出,监管机构也应在流动性方面给予中小银行相关支持。娄飞鹏建议道,例如,对评级相对较低的中小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开展质押;保险公司等以持有的同业存单质押融资的,简化流程等。
 
       上海华瑞银行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华瑞银行将坚持发挥供应链金融、科创生态金融及消费升级场景金融的既有产品特色,不断优化负债结构,合规创新负债产品,持续提升客户经营能力。目前,全行负债稳定,流动性平稳安全。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1/09

11:34:47

第一财经网银行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