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证券教父”阚治东:谨慎理智看待大牛市要来的消息

证券业
    原标题:【专访“证券教父”阚治东:很难判断新一轮牛市已经启动】来源:新京报 编辑:王宇、校对、陈荻雁
 
    新京报:东方汇富近期以来的复工情况如何?
 
    阚治东:按照上海市政府疾控防治的要求,东方汇富的员工春节后在家办公两周,一周前休满14天隔离期且符合各项要求的外地或本地员工基本都已经复工了。我们也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确保大家拥有安全卫生的工作环境。我们要和大家同心协力,一起战胜这次疫情。
 
    新京报:据你了解,这次疫情和非典等其他疫情相比,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影响是否更大?
 
    阚治东:在我的记忆中,这几十年间,我们曾经经历过几次大的疫情。60年代的时候出现过脑膜炎,那时候虽然医疗条件基础弱,但也没有停业停课,政府在积极地做防控工作,很快控制住了疫情。接着是88年上海经历的大规模甲肝疫情。第三次就是2003年的非典,那是我在深圳工作,当时深圳是疫情重灾区。这几次疫情出现后,中国政府都是第一时间就采取了有效措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战胜了疫情。
 
    接着就是这次的新冠肺炎,参照以往的经验,我坚信这一次也会很好的战胜它。但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防控措施是史上最严,我们不惜长时间停工停课,像我们东方汇富也停业了一个月,而更多的服务或者影视等行业到现在还没有复工,学校没有开学都是云上课,且期限还无法预测。所以看到国家政府把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放在了头等位置,真的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访谈“证券教父”阚治东:谨慎理智看待大牛市要来的消息
 
    新京报:东方汇富投资的企业目前是否因疫情受到了影响,具体有哪些方面的影响,可否具体介绍?
 
    阚治东:大家都知道,我们投资的都是实体企业,在这次疫情期间,实体企业肯定首当其冲,大部分也是停工停业,不可避免受到影响。但总体来说,我们相信困难只是暂时的。
 
    作为股东,如果我们投资的企业有困难,我们也是竭尽全力地帮助他们,相信疫情过后大家还是会快速恢复,并把这段时间的损失补回来的。到目前为止,我们东方汇富还没有已投企业因为疫情原因要面临破产的情况。
 
    新京报:东方汇富的业务运作高度依赖于差旅活动和线下沟通,公司的投融资、尽调活动是否受到影响?目前疫情之下是如何开展的?
 
    阚治东:受影响是一定的。我们的业务开展是“筹资、投资”。在筹资的过程中我们要去找潜在投资方做路演,在投资的过程中涉及尽职调查、企业走访等,这些都是以线下方式为主。尽管现在疫情已经被控制住,但目前状况下区域之间的交流还是很谨慎,和疫情重灾区的交流还是没有完成畅通。但是一切都是暂时的,现在用电话会议、视频会议等方式还是很有效果的,大家的复工热情高涨,事就能办,只是沟通交流方式的变化,对处理事情结果的影响不大。
 
    新京报:据你判断,疫情对一季度和全年中国经济增速的影响分别有多大?
 
    阚治东:这方面,我是同意国家观点,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重点会对一季度有较大影响,二季度或许也会有些影响,但是我相信对全年经济影响整个幅度不会太大,更不会影响我国经济积极向好的总体趋势。
 
    新京报:近年来,一级市场进入下行周期,PE/VC募资难的问题突出,疫情会否造成一级市场的进一步下行?
 
    阚治东:我理解你指的一级市场可能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跟股市相关的发行市场,包括我们投资环节中的PRE-IPO轮,定增等,再一个是我们做的传统的股权投资,投以上市为目的但是还差几步的企业。这个影响是肯定会有的,像企业要上市需要到北京证监会去递交材料、投企业要去实地考察等,但这个恢复是很快的,所以这个方面我不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但是,募资难并不是这次疫情带来的问题。募资难有很多因素,包括大家对私募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特别是前阶段行业里面鱼目混珠,一些所谓的私募借着基金的方式干着不是基金做的事,所以爆了很多雷子,像这些负面影响至今还没有克服。这方面以后只能靠政府积极的正面的宣传,严格区分“非法集资”和“正规募资”。
 
    像我们这种投资机构干的就是风险投资,投资有风险是人尽皆知的,而不能因为一些所谓的风险就把机构定性为非法集资,一定要严格区分,相信只有行业规范了,才能做得好。
 
    新京报:在这种行业形势下,你对行业从业者有何建议?
 
    阚治东:整个创业投资行业这一两年情况都不是很景气,原因我前面也提到了。我和我的同行们都认为,行业大洗牌并不是坏事,真正坚持下来的,留下来的,才是真正能干我们这行的。
 
    我曾经说过,把我们这个行业比喻成淘金的话,东北过去不是闯关东淘金嘛,淘金人的目的都是想淘到一块狗头金,淘金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淘不到一块狗头金,但是获得狗头金的必定是淘金者。也就是在困难的时候,还是想干我们这行并且热爱这行的,主要的还是坚持,不忘初心。
 
    新京报:另一方面,疫情会給哪些产业带来利好?将会催生哪些投资机会?东方汇富有无计划布局?
 
    阚治东:网络办公是一直都在用的,视频会议、电话会议我们也经常用,但是这次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用得更多了。相信通过这次疫情的推动,这类企业能够更加快速地完善自己的产品,并趁势打开市场。
 
    最近大家都很关注跟疫情相关的医疗物资、疾控防治卫生方面的企业,还有大数据技术企业,如上海用的随申码这类企业,当然还有疫苗的研发及储备方面的企业。给我体会最深的应该是口罩问题,还有最近每天都要用的测温仪,还有一些生物制药行业,今后应该会得到大家进一步的关注。
 
    而且经过这次疫情,相信老百姓(75.880, -0.62, -0.81%)对流行病的防治方面也会更加重视,也许口罩、测温仪、消毒杀菌类产品会成为居家常备的物品,这类生产企业可以关注一下。当然,我们团队也会持续关注这些行业。
 
    新京报:近期以来,股票市场剧烈波动,大盘一度持续上涨,牛市的声音已经出现,原因是什么?
 
    阚治东:最近的股市我也在关注,上证指数始终在3000点上下,多空双方大家对市场的看法还是不一致。但是我又看到几个现象,一个是有几天我们的交易量突破一万亿,创下2015年以来的新高,还有就是我们创业板整个市盈率倍数达到将近60等等,于是就有人说牛市快来了,当然股市肯定是牛熊交替,但是现在疫情严峻,企业停工学校停课,来个大牛市好像也没什么道理可言。
 
    新京报:未来走势你如何看?风险会大于机会吗?
 
    阚治东:市场变动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大家对市的看法也不完全一样,所以问机会大于风险还是风险大于机会,我会说机会和风险永远是共存的,当然有的人看到的是机会,有的人只看到风险,那是大家看法不一样,所以很难说今天就能说风险大于机会,我是不完全认同的,因为股市指数还是比较低,但也很难看出大牛市要来。
 
    新京报:创业板近日一度出现多年新高,你怎么看?
 
    阚治东:有人说现在创业板的市盈率倍数达到60倍,也就是说要收回投资要60年,这种看法我是不赞同的。因为我们说一个行业或者板块的市盈倍数高,是说明大家对它的成长性的期盼,不管创业板还是科创板,多数都是科技型的企业,我们认为这些企业未来有很好的成长性,所以我们要理性看待这个倍数,而不是说看到我们要花60年才能收回投资这个层面去理解这个数据。
 
    我们说市盈倍数是成长性是什么概念呢?比如说这个企业的市盈率是60倍,但企业成长性达到20%的话,那第二年它的市盈率可能就从60倍降到48倍,再每年成长,倍数每年就会降,所以这是买它的成长性而不是买它现有的市盈率。
 
    新京报:不少分析认为,疫情或导致政策面更为宽松,你怎么评估未来的货币政策和A股的中长期走势?
 
    阚治东:如前面我讲到的,国家为了对冲疫情,出台了很多的宽松政策,包括资金面、税收面等等,市场受之鼓舞,大家也是看到了市场积极的表现,甚至交易量也达到万亿以上,那至于是否是新一轮牛市已经启动,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很难判断。
 
    货币政策是国家的支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还是会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已经看到的问题。而A股一直在比较低的3000点徘徊,整个股市还是比较低迷的,未来我肯定希望它能向好,但是还是要提醒大家记住一点: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新京报:自3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证券法》中,公司债、企业债发行全面实行注册制。注册制会给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对于机构、从业者而言,有何建议?
 
    阚治东:今年3月1号开始,我们公司债、企业债首先启动了注册制。其实从2015年开始我们对公司债、企业债实施的是“准注册制”,当时的流程是交易所预审,证监会核准。那么现在的流程是交易所上市审核,证监会发行注册。这个是关键的改变。
 
    关于注册制,我始终是说,不要认为我们从审核制变成注册制就是放开了,并非是这样,无非是主审地的变化,过去是由证监会主审,现在由交易所来主审,我认为对发行公司债或者企业债,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也注意到了,可能一些发行的要求有点变化,但整个实施的意义没有改变。实际就是加强了沪深两个交易所的职能性功能,虽然弱化了证监会的业务功能,但强化了它的监管职能。
 
    注册制的实施,我认为对市场不会有太大影响。对于机构和从业者而言,那就是好好学习和适应新的要求。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朱玥怡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3/10

12:10:14

中国财富网证券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