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郎咸平
       原标题:郎咸平&张春蔚:品牌如果没有跟上虚拟的时代,它们就没有市场 内容来源:财经郎眼
 
       王牧笛:今天的《财经郎眼》我们聚焦快时尚。这两天有两个重磅级的新闻震撼我心。一个是Zara忽然宣布一季度、二季度严重亏损4亿欧元,全球计划关店1000到1200家。第二个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宣布英国公司破产清算。先请教授分析。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快时尚为什么不香了?——
 
       郎咸平:Zara关店1200家,占它店的总数16%。问题在哪里?当年能够成功原因是他便宜并且奢华,在最高级的地段卖得非常便宜。把整个产业链压缩,从设计到上架大概12天到14天,成本大幅降低。但Zara所谓的奢华跟价廉,90后是不会喜欢的,他们的下沉是个必然。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张春蔚:不香的前提是新消费时代的来临。为什么我们把它定义为新消费时代呢?第一,渠道不同了。以前我们看到的是店面式的渠道如何抢占的是一条街的黄金商业圈。但是现在我们的时间正在放到网上,所以渠道发生很大的改变。其次是我们对于品牌的理解力不再像以前了。但更重要的一点其实是疫情改变了人类的消费习惯。以前我们并不看重的那种网上的渠道,在这一轮的消费当中走到了前台;所以你会关心李佳琦,你会关心薇娅,你会关心某某平台当中怎么样去电商带货。这些品牌如果没有跟上虚拟的时代,它们就没有市场。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郎咸平:你讲的都是对的,但是它们快速衰退的原因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最大的问题是它们不反省、不改进、不改革。
 
       张春蔚:它的存量资产太大。它赖以生存的那些优势当年有多优秀,现在就有多落后。当大家都不去实体场景的时候,你的快就没有人看到了。所以到了现在,它的优势反而变成它的劣势了。换句话说,它已经不再是先进生产资料和先进生产力的体现。
 
       王牧笛:好,说得好!我感兴趣的话题是中国独有的景象吗?听来自欧洲的罗密欧说说在欧洲、在意大利Zara和H&M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罗密欧:快时尚为什么不香了?因为不够快。它根本没有跟得上社会的步伐和节奏,所以不够快。在意大利的话,H&M去年在米兰开了不少的店铺,包括一个旗舰店。现在已经公布,有8家店已经关闭了。第一,意大利年轻的人追求独一无二的东西。在欧洲有很多不知名的品牌,他们的服装从设计、质量 性价比都比这些所谓的快时尚更好。为什么我要花100块钱来买一个Zara,可能旁边的人也买了。第二,疫情带来的反思,疫情期间有不少的代表时尚界的大师等表示,快时尚不论从环保的角度还是其它角度思考,不适合我们现代人的生活方法。甚至Gucci的代表说从今年起不会再做任何的一个地面的时尚秀。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快时尚衰落是否与电商冲击有关——
 
       喻晓马:确实有关系。我们在头条、抖音或者百度去搜索快时尚和国潮,看到的搜索数据本身就有很大的区别。以抖音来讲我们可以看到搜索国潮的粉丝量、相关达人的粉丝量、用户的活跃度、内容量是远远大于轻时尚。现在的消费者第一是个性化的需求;第二个是现在大家再不愿意为那个所谓的时尚产品去买单,而是要去为自己真实的需要去买单。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传统快时尚会被电商改造吗?——
 
       喻晓马:在中国估计有挑战。除非它快时尚的“快”变成是像麦当劳和肯德基一样,推出中国餐、加入中国元素。然后变成直播的价格、爆款的设计路线。
 
       郎咸平:其实我觉得罗密欧讲得也很有意思,它还不够快。60后,他们有个格言是怕和别人不一样。所以你看60后的爸爸、妈妈穿得差不多。70后还考虑和别人不一样、80后希望和别人不一样到了90后、00后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这个巨大的商机会把我们过去所熟悉的快时尚彻底摧毁。而且Zara他们现在转型,几乎是不可能,它太重资产了。
 
       张桓:其实整个时尚产业都在下滑,不仅快时尚。对于Zara而言它关一些亏钱的店可能是最正确的选择紧急刹车未必是错的,这是我的第一个角度。时尚产业都在拼命下滑,为什么优衣库变化不大?优衣库卖的不是时尚,卖的是基本款。
 
       第二, Zara、H&M这样的企业,它快,但没有给到消费者足够多的用户价,对比许多电商品牌,它不够便宜。第三,它对消费者的理解停滞在5年甚至10年之前。其实现在很多小姐姐,以国潮为时尚,但是Zara H&M还是以往欧美的审美。
 
       ——中国市场为什么没成为快时尚的救命稻草?——
 
       张桓:维多利亚的秘密为什么在中国不成功,原因在于欧美认为的性感,中国人不买账。女性认为为自己而性感,活出自己才是真正的性感;而不是男人眼中的比较怎么样那种身体的性感。
 
       刘思纤:可能我更想从文化的角度去来讲,我们90后还有Z世代的00后对这种比较潮流、小众的东西很喜欢。从衣服时尚本身来说,我会觉得刚刚说到的一个话题,撞衫。罗密欧说大家可能会比较介意撞衫,但我作为一个90后,我的观点是某些时候的撞衫代表着一种认同感。另外我最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李宁、太平鸟等等品牌都开始做带有这种传统元素的一些产品;花西子、完美日记都出一些联名款,加入汉元素;还有90后 00后越来越喜欢穿汉服出街。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王牧笛:一方面快时尚不香了,另一方面国潮、国货开始变得很香。
 
       ——为什么国潮“香”了?——
 
       罗密欧:为什么国潮香了,因为中国香了。14年前的中国跟现在的中国完全不同,世界格局也是不同的。
 
       郎咸平:90后不在乎品牌是不是舶来品。现在90后、00后对国家的热爱是不可想象的。90后跟80后是完全不一样的世代,他有文化自信、民族自信。是一种新时代的消费观。我觉得这不但会爆发式增长,还会持续增长。越来越个人化、越来越个性化。
 
       张春蔚:而且还有一点,新国潮不是说你有这个品牌就是新国潮,它都有一个功能性。比如说你用华为手机,华为手机的摄像功能就是比所有的手机都好。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新国潮都是斜杠青年。新国货走到最后,一定成为卓越的品牌。
 
郎咸平:Zara维密衰退 是不了解中国新世代消费者的喜好
 

关键词: 郎咸平 ZARA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7/23

10:11:29

爱思想网郎咸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