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马光远:中国企业目前没有国际竞争力 大国博弈战略布局要清晰

马光远
      原标题:马光远:中美博弈的主战场,不在科技,不在各种脱钩,而在于摧毁中国的制造业 内容来源:光远看经济
 
      首先,我想谈谈全球化。我最近在认真的研究全球化,在研究人类全球化的历史,全球化的逆转是个常态,而且人类历史上全球化和逆全球化不断交替出现,对于疫情中的全球化变局,切不可大惊小怪。放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这样的小浪花实在太多。全球化也不是一个单行道,全球化虽然轰轰烈烈,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美国讲的全球化肯定不是所有人希望的全球化,这是基本事实。
 
马光远:中国企业目前没有国际竞争力 大国博弈战略布局要清晰
 
      所以全球化从来没有一个让大家达成一个共识的东西,当然一个国家如果在整个全球化的过程中得益的话,那么他一定高度赞扬全球化,现在全球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全球化出现了一个严重的逆转的趋势,而且逆转的趋势应该说比较明显,我认为现在全球在这场疫情之后,我觉得我们去看病毒对人类历史的改变,很多地方真是颠覆性、决定性的。特朗普不一定能够改变全球化的进程,但是病毒可能会做到。人类下一个最大的危机就是我们过去刚刚建立的有一些全球化共识的东西,可能真的会被颠覆。病毒对人类历史影响的深度、广度,对人类历史进程的影响,都被大大低估了,包括这次。
 
      最近我集中精力在看两类书,一类是关于病毒对人类历史的影响的,包括麦克尼尔的《瘟疫与人类》等,另一类是关于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书。捍卫全球化,打倒全球化,全球化的悖论,全球化是什么等等,都在看。各种观点我都在研究,因为我认为人类在全球化进程正在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可谓生死存亡。
 
      第二,我想谈谈中国制造。我发现,在整个的应对政策的篮子里,包括关注度方面,新基建的热度远远超过大家对制造业的关注。在疫情引发的反全球化的潮流中,我很悲哀地看到,中国制造面临生死存亡的冲击居然被公共舆论完全忽略了。我很忧虑。很多人总是有一个误解,认为美国不做制造了,美国人对制造业没有兴趣了,这是天大的误会,也是葬送中国国运的错误观点。就这两点,我谈点看法。
 
      首先大家要记住,大国博弈不可避免,中美冲突不可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不可避免。不管中国怎么做,中美必有冲突,因为你要超过他,就那么简单。而且你走的路他不认为是他希望走的路,他认为你骗了他,这是情绪也好,还是借口也好,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从人类历史看,两个大国之间没有任何真诚的友谊,我宁可相信两个女人之间有真正的友谊。大国博弈,办法很原始很简单,第一种办法是超过你,第二种办法是干掉你。没有第三种办法。对未来中国经济而言,疫情之后的世界必然不同,对此没有充分的严峻的估计,要吃大亏。总书记一再强调要有底线思维,要做好较长时间内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深思熟虑。疫情之后,中国的产业链如何被颠覆,中国的制造业被摧毁到何种程度,要有全面的评估。
 
      在人类经济发展史上,决定大国兴衰的过去是制造业,现在依然是。什么金融、科技、军事,甚至货币,没有制造业,这些东西将一无是处。研究人类过去200多年的历史你会发现,决定大国兴衰的不是GDP,不是经济规模,而是制造业。现在中美之间的竞争最后回归到一点,表面上看是大国竞争,看是科技竞争,本质上是制造业的竞争。最终要把你从制造业的地位上赶下来,我们现在来看的话,在全球大国霸业的兴衰过程中,谁能够成就全球的霸权不是GDP,我们过去老讲说谁GDP低谁就怎么样,不是这样,真正完成制造业霸权的是制造业,美国完成这个霸权是在制造业成为第一大国以后,差不多用了不到半个世纪成为全球第一大国,英国也是,英国超越中国。美国从19世纪末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直到2009年才被中国超越。而这种超越,是划时代的。
 
 马光远:中国企业目前没有国际竞争力 大国博弈战略布局要清晰
 
      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之后,在半个世纪之内,有可能成为全球第一大国。英国在人类历史上GDP从来没有当过第一,鸦片战争的时候,英国的GDP比大清王朝差距很大,但仍然取得了霸权之争的胜利。美国从来都是全球制造业大国,第一制造业强国。这是美国迄今仍然是全球第一霸权大国的基础。中国很多人认为美国不搞制造业了,别忘了,我们只是在2009年才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那么,全球第二制造业大国是谁?是美国!谁说美国不做制造业了?谁?站出来走两步。
而且,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名不副实,对此要有清醒的准备。我们在统计制造业规模的时候,我们用的是GDP的概念,不是GNP的概念,按照GNP的概念我们的制造不是全球第一,美国仍然是全球第一。
 
      众所周知,在中国的GDP规模中,有很多跨国公司,包括美国、日本、韩国、德国的对中国制造业规模的贡献非常大,苹果的产值是统计在中国的制造业规模里面。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老有人讲美国经济空心化,美国就玩空的虚的。美国从来没有放弃制造业。美国从建国开始,他的哲学思维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制造业是立国之本,美国人最早就讲了。
 
      汉密尔顿在1791年提交国会的《有关制造业的财政部长的报告》里就提出要保护美国的制造业。在这个报告里,汉密尔顿就振聋发聩的指出:“与制造业繁荣休戚相关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财富,甚至还有这个国家的独立。”制造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美国经济强大的基础,没有其他产业代替制造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没有坚实的制造业基础,服务业和金融业将崩溃。美国对待中国下手最狠的就是制造业,他在高科技领域下手就是担心你的制造业完成一个从大规模到强大这么一个升级,所以他抓住了你的命门。
 
      就相当于一个武林高手闭关修炼,马上就要出关了,武功马上就要升级了,这个时候攻击你的命门是最致命的。美国最嫉恨的就是中国的制造业。当然,如果中国像马保国那样,美国不会动手搞你。这个时间点对我们来讲太重要了,对美国来讲也太重要了,我觉得作为美国总统,把中国制造业摧毁,那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义务,谁不这么干就是美国的罪人,我们不能抱有幻想,我们一定要捍卫我们的制造业。
 
      中国制造业原来在哪里,我们大企业很多,规模来讲的话也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国经济到今天为止,按照亚洲经济崛起过程中的基本逻辑来看,比如说我们跟韩国比,和日本比,跟我们的台湾比,那么我们在整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在经济规模上来以后,我们的企业本身并没有国际竞争力。中国是人类现代经济史上唯一一个经济腾飞,但没有出现具有国际竞争力企业的国家。我们有国际竞争力的是哪些企业?就是我们的数字经济,我们的互联网应用我们的线上支付起来了,这些起来的原因是什么,当时政府看不上,国有企业看不上,2003年的时候我们的非典,非典诞生了京东,当时没人干这个事情,逼着他们去干,这些领域都是放开了,然后起来了。
 
      除了这些市场化起来的企业之外,我们现在这些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有多强,没有多强,我们没有伟大的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没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这是我们的软肋,我们的规模上来了,但是我们的竞争力没有。所以为什么到了今天为止我们感觉很尴尬。没有创新,没有核心竞争力,等于你的蛋蛋捏在别人手里面,别人一捏,你就疼,你就叫。
 
      其次,逆全球化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有多大,我觉得这不是关键因素,关键因素是问问我们自己,如果一旦真的出现最糟糕的情况,我们有多少大企业可以撑住中国经济的根基,我认为这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在一些领域,我们今天谈新基建,我们在一些领域值得骄傲,我们是一个大国经济,有大的经济规模,有大的消费群体,有大的人口,我觉得在中国做企业真的是非常幸福,因为你不管搞神马,14亿人的市场充满了足够的想象和赚钱的机会。我特别佩服以色列那么小的一个国家,他居然能够不遗余力的搞很多需要很大市场支持的技术,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马光远:中国企业目前没有国际竞争力 大国博弈战略布局要清晰
 
      这次危机其实是给中国经济一个体检,给中国制造业一个体检,没必要恐慌,该来的总会来,但关键的你怎么做,我认为下一步,如果我们在中国制造业的未来的国家战略,产业政策等各个层面,如果没有一个很大的转变的话,我们不去好好培养一些伟大的企业的话,而仍然追求传统的经济规模,企业规模,即使你把财富500强的榜单包圆了,你也没有多大的竞争力。
 
      最后,我想说,不要担心美国和我们博弈。你要成为大国,你要成为伟大的国家,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不可能一帆风顺,没有人敲锣打鼓欢迎你成为第一大国。不可能没有挫折,不可能没有外部挑战,这种内部挑战本身是正常的,关键是我们不能自乱阵脚,我们现在应对的话战术层面的应对好像很多,不管对不对就是很多,但是在大的战略层面我们没有意识到重要性,现在是大国博弈,大国洗牌,如果战略本身不清晰的话,恐怕你要打这么一场大仗的话,我觉得你不一定有赢的把握。所以我觉得现在来讲对中国来讲,一定是一个机会,调整前所未有,但是机会更大。我们好好的检测检测中国经济中有多少地方需要强化,需要打补丁,我们有哪些优势制定我们的战略,制定我们下一步全球化的战略,能不能捍卫大家来玩,这是一个朋友圈,这是一个群,如果群里边的其他成员不愿意跟你玩,都退群的话,你的全球化本身也是会面临夭折的威胁。
 
      不管美国如何对待我们,不管美国如何对付中国,有一点必须清醒,中国的命运和前途关键取决于自己。当然,外部环境也很重要,但是自己如何做更重要。我们现在对中国经济体检还是不够,我们长处在哪里,我们短板在哪里,我们如何应对,我们应该有一个很大的战略思维。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里程碑的节点,一切将会改变。在这么一个决定人类道路的历史岔路口,如果我们没有一个高度,没有一个格局,没有大思维,没有大战略的话,恐怕是很难度过去,也很难把这场危机变成中国的一个很好的机遇。

关键词: 马光远 中国制造业 企业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其他互联网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阅财笔记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阅读

最新推荐
月热文排行榜
精彩组图

2020

06/11

10:26:01

光远看经济马光远

分享